皮耶-奧古斯特 雷諾瓦(Pierre-Auguste Renoir)並不是從前的我最喜歡的印象派大師,但隨著年歲增加喜好也產生了巨大的改變。

再次看到雷諾瓦畫筆下頭戴蕾絲帽女孩,無法抑制“想看”的慾望。

為了滿足這股突如其來的慾望,第一次我決定翹課,報名了蔣勳先生談女性與花的講座,應該懇請大家原諒我這難得一見的小任性。

一開始我很好奇為什麼故宮這次用“幸福大師”為雷諾瓦展名?

從前對雷諾瓦的畫作只留在“人看起來都很快樂”很適合做餅乾盒蓋上的圖,對這位大師生平一點都不了解。

若不是這次的展不知要到何時才有機會了解這位雖然沒有像梵谷為精神疾病所苦,但晚期在類風濕性關節炎的折磨下居然還能繼續創作的大師。

雖不清楚關節變形直到殘廢會有多痛,但從自己右膝蓋軟骨磨損的不便及不舒服有時就讓我想要抓狂。

關節變形已無法握筆卻還持續創作,如不是自身對創作的“狂愛”(或許這才是生命中的真愛吧),我想應該很難辦到。

稱雷諾瓦為幸福大師真的一點都不為過,飽受疾病摧殘的身體,在作品上讓觀者感受不到“憤怒”、“悲淒”這些負面情緒。

早期那種少女專注彈琴甜美的表情、人群在磨坊談笑跳舞的快樂,年老體衰的雷諾瓦畫筆下的浴女,浴女們過於肥大的肉體太過誇張,但畫面上未見一絲晦暗。

據說雷諾瓦因感年老體衰的蒼涼,故而作品轉而創造對赤裸青春的肉體的嚮往,或許在所剩不多的時間中想努力抓住什麼吧。

蔣勳老師的講座真的很棒,每分鐘都讓我獲益良多,透過老師講解雷諾瓦的作品,了解到那個時代女性地位、社交上的轉變。

靜止的瞬間變成了一個故事,讓欣賞畫不在只限於視覺上的享受,想像力地無限擴展,像是在看一本小說。

聽完講座後,走去捷運的路上,看到手拿著講座資料的老爺爺帶著老奶奶肩並肩走在一起,感染了他們的幸福讓我笑了。

唯一的缺點是─突然有好想買帽子戴帽子的想法,但臺灣的夏天太過濕熱,戴帽子會壓扁髮型,是以帽子一直不若陽傘來的讓女性喜歡。

看著房間裡那張懸掛許久“在城市裡跳舞”,或許許久前就感受到大師傳遞的幸福感,只是從沒發現到。

「什麼叫做愛?」在youtube看到網友惡搞仙劍奇俠傳後,這個問題總讓我發笑。

聽完蔣勳老師談雷諾瓦後,我反思「幸福是什麼?」

健康的人無法理解疾病對人的肉體及精神造成的影響,幸福稍縱即逝,雷諾瓦用畫筆抓住幸福的片刻,我決定用巧克力體驗幸福。罪惡感滾一邊去!!!!

IMG_4811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