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巧雯轉述老師覺得我們平常練太多了,又沒吸收這次TT課程的內容,讓我有些許的難過跟忿忿不平。

“練習”不就是身為學生最基本的功課?長久以連我一直覺得自己練習的密度不夠,老師怎麼會覺得太多?

雖然TT的課我總是抱怨太多的光與愛讓人消化不良,但事實上吸收了許多如何安全地在Asana的練習之中。

(至少現在我有勇氣三不五時來對著空牆練習Hand Stand)

想了2天還是不解老師的意思是什麼?煩躁之下去把所剩不長的頭髮又剪了大半。

週六脈所的課老師問我怎麼練Bakasana時,讓我有些呆滯。

就走上去啊?他老人家似乎不解我怎麼用走的。

您當時指下達練烏鴉的指令,沒跟我說怎麼練,當然就用我自己練習這個動作的方式去練,練了這些日子,您也沒多說什麼。

到了這週您對我用走的方式深感疑惑,其實我比您更不解是怎麼一回事。

難道脈所的課誠如巧雯之前跟我說的,自己要先看影片知道下一個動作是什麼怎麼練。

但老師還沒給我加動作之前我其實真的沒想過下一個動作是啥,當下我只會想我目前的練習不夠好,所以應該要專注在這些老師教的動作上。

這一切是我誤解了嗎?????

老師走了卻留下許多的疑問讓我想,不聰明只會傻傻練得我不出答案只覺得鬱悶。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