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印度的重要節日─光明節(Diwali),聽說P老師人在異地感受不到節慶的歡樂而有些苦悶。

相較於P老師過了一個沒有慶典點燈的這一天我倒是從老師那突破了多年魔咒,這一天對我來說也算是另類的“驅魔”節吧。

“從烏鴉到頭頂地倒立”把這一連串的動作拆解開來看好像沒有什麼恐怖的,但如果串在一起練習尤其是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下就這麼困擾了我多年。

猶記多年前某日跟著羅老師練習,到了倒立時羅老突然要我抬起頭來到烏鴉。當時根本不知何謂烏鴉式?倒立也未穩定要我抬頭讓我覺得恐怖至極。

偏偏羅老很堅持(到現在還記得他當時的語氣)地示範從倒立變烏鴉又倒立給我看之後要我試試看,雖然老師示範就像吃豆芽菜一樣輕鬆,但我很擔心沒撐好脖子會受傷打死不肯做。(當時身體的肌耐力也還不夠好能讓倒立變烏鴉)

驚懼的經驗導致這個練習變成了一個詛咒,烏鴉歸烏鴉、倒立是倒立,兩者要我練習ok,但串在一起我就會裝死混過去。

昨天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突然間覺得烏鴉到倒立的距離好像不怎麼恐怖了,想也沒多想一瞬間就這麼下去。

下去後脖子也好好的,頭頂也不怎麼痛(可能是頭撞地式讓我習慣頭撞的衝擊了)讓我頓時有些懷疑我真的做到了???

沉浸在不可思議的快樂中完全沒把老師後半段口令聽進去(完成頭倒立式),緊接著就挨老師打。我想P老師可能會想光明節怎麼讓他遇到這個聽口令只聽一半的臺灣怪女生。

到現在我還是有點不敢相信我終於突破了魔咒,感謝光明節。

最後,附上不知名1號(碗蓮)這兩天長出蓮葉相片,看來真的可以期待她開花。照片 001-1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