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生理期的影響女生練Ashtanga真的要小心,除了MC結束後的那一週可以“賣力練、用力練”之外,其他週輕鬆練習+MC期間最好休息3天。聽到Ken Harakuma老師這樣說,不禁讓人猜想:八支或許並不適合女生練習???

參加了2013年台北瑜珈生活節第二天由日本的Ken Harakuma老師的Ashtanga Yoga Full Primary Series Led Class,雖然是第一級的口令課但短短90分鐘的課程真的很有趣。

如果硬要說出個缺點,我想那應該就是從來沒落枕的我,居然週末大落枕,老師的口令課練習的過程中真是苦不堪言。老師一直說要微笑,我真的已經盡力壓抑斯牙裂嘴努力笑了。

落枕=一氧化碳推積又稱為“氣結”,從前只是聽說有多麼不舒服,沒想到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方知“氣結”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週六上午頭還能左右倒,下午開始有點不太能轉了。

為了能順利參加週日的課程,晚上還熱敷舒緩痠痛緊脹感,豈知起床後,頭已經不能往左面倒。

“硬著肩頸”去報到,本來我想反正第一級沒有頭倒向兩側的練習應該無礙吧!哈~真是想的太美好。

第一個拜日式A我就發現不對了,上犬式時頭抬不高,眼睛只能看向正前方,最多就斜上那麼一點點。而第一個後滾翻時有種快被痠死的感覺。

勉強完成第一個後滾翻後,接下來的後滾翻我都不敢翻了,我想過的死亡方式中還沒想過有痠死這一個選項。

後滾翻痠死,那魚式總可以吧!?畢生以來第一次真的最像魚的魚式登場了,可惜是最像躺在沾板上快痛死的魚。

苦撐到倒立式,幸好老娘平素練倒立有努力用手肘撐,光是頭頂地左肩傳來的陣陣叫囂就讓人有些吃不消,真不敢想像如果我平常都依賴頭頂去練倒立,會引發多麼恐怖的慘痛。

上完K老師的口令課後,原以為大劫已過,殊不知接著登場的Janet Lao老師帶來了龍式的練習。

練習過程中我一直想老師說的龍應該是中世紀歐洲那種神話的龍吧!(類似《魔戒》裡戒靈們的坐騎那種),一想到長頸龍落枕還翻身,應該寧願被暴龍咬死算了。哈哈~~

如果沒有“落枕”我想我會很愛老師教的龍式,真的很美很優雅。

回家後乖乖地獻出脖子給魔女智抓刮,氣結不解可不只只有痠痛,接著手臂麻廢了。雖然刮痧的過程痛得我慘叫不知情的鄰居可能以為我家發生兇殺,但治療“氣結”還真的要靠刮痧是最快速有效的治療方式。

下次我可以很大聲地說:老娘也落過枕了。(這有什麼好拿來說嘴的?)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