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體位法只能選一個最愛,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樹式”。

每次練習樹式時我總幻想著自己是一棵樹,著地的腳掌就是我的根,夢想著根能很深地紮入地下,手則是我的枝葉,像伸懶腰般地往四面八方伸展出去。

然後靜下心來,去感受微風吹拂,雖偶然不免搖晃,但根仍札地穩穩的。

但人非樹,既缺乏下扎的穩定,意識不堅則易被外界影響。

練習樹式時,除了自身的狀況不好,往往隔壁的同學站不穩也就跟著站不穩,相較於樹站在一處一站就上幾百年的穩定,我不免汗顏。

這週練習老師教到了樹式,除了要求大家站穩之外,還請大家試著相閉上雙眼,信任自己扎根的腳。

結果閉上雙眼者無不搖晃,這才赫然發現:我們都太過依賴雙眼。

人類總相信著眼睛看到的一切,用心感受者少,也鮮少反思何謂真實。

拿肥肚來說好了(肥油從今起的新暱稱),看到肥肚的樣貌就貼上“此人很愛玩,一定很難搞”的標籤。

自由的靈魂搭佩著不怎麼安定的身軀,但這個不安定說的是身體總是喀拉喀拉的。

靜下心闔上雙眼練習著樹式,原來全然地信任“根”很是神奇,雖然還是會晃。

 

附註:

《魔戒》一書我也最喜歡“樹人”這個角色。《怪醫黑傑克》也有一集關於4百年山毛櫸樹的故事,超好看。

樹阿~從土壤冒出,漸漸地茁壯,慢慢地周遭出現許多生物,偶爾成為其他動物的休憩地,只是歷經千年應該偶感孤寂。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