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習慣台北的生活,不僅僅是因為台北的便利遠勝於其他都市,更因為大都市特有的冷漠疏離感讓我莫名地安心。

隱身於節奏快速的人群之中,每個人都保有自己的隱私,這對我的生活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回鄉下,我鮮少出門。回住處,我也鮮少出現在公共區域“當初真應該鼓勵Hui買公寓,而不是買社區大樓”。

我很受不了別人詭異的刺探,到底我住哪層樓?從事什麼樣的工作?與你何干?!

我也不在乎樓上樓下隔壁鄰居住的是何販夫走卒、達官顯要,總之不要吵到我休息就好了。

跟Lu討論過後,我發現人的生活模式大致分為2大類,一為喜歡群體生活的人,這類的人做啥事都一定要群體活動,基本上這類的人比較沒有明確的隱私界線。而另一類型的人就是該跟別人群體活動時就跟,如工作,但下班後,就是老子自己的時間,自己逛街買書,一個人賴在家裡放空。

“當然除了上述這兩種人之外,還有一種人:就是整天都一個人啦!智就是宅王的代表。”但此列不在這篇的討論。

我跟LU都偏屬於上述後者類型,我們跟任何人都有一定的界線,親人就親近些,朋友也親近些,但所有的親近都有著邊界,我們最愛最親的人是自己,她可以一個人在紛擾的書店看書看上一整天,我可以在家發呆放空一整天。

我喜歡保有個人的隱私跟神秘感,一直一來“有距離”就是種美感,我想告訴你時就會告訴你,不想說時,就啥都不說,無關高興,只是覺得沒什麼好說的。

太過的親近會讓我有壓力,會讓我感到窒息,也會讓我誤以為自己生活在共產被監控的時代,所以......請給我距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九戒小姐 的頭像
九戒小姐

我思故我搞怪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