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知道為什麼我沒有那麼喜歡D老師的課了,D老師的聲音給我一種不耐煩的錯覺,靜不下來下意識就閃避D老師的課,看來女人真的是聽覺的生物(男人則是視覺動物)。

寒冷的冬夜上這種高溫加壓的練習課程真的是一大享受,尤其對全身宛如雪人冷通通的肥肚來說,不論老師教的怎麼樣,在高溫籠罩下身體逐漸會提升到暖呼呼境界,跟喝薑母茶有一樣的功效。

上次練習很倒楣地遇上了大跳電,連跳四次到最後J老師也不想再啟動鍋爐開關了。

那天的熱瑜珈前幾分鐘鍋爐正常運作讓我稍感溫暖,接下來的50幾分鐘則是靠自己練習來維持體溫,這應該也算是一種另類的瑜珈練習吧。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弭補上次大跳電,D老師的熱瑜珈溫度之高,感覺遠遠高過之前練習的溫度,很快地流汗浹背,明明相較於J老師,D老師的課程來的平易近人許多。

冬夜發汗四肢末梢的知覺也漸漸地回籠,透過教室鏡子裡看見自己因暖烘烘變的粉嫩嫩真的很不賴,可惜汗流太多有些都跑到眼睛薰得我頻頻擦眼淚。

暖呼呼的身體讓我的腦袋也昏沉沉地忘記7點30還有N老師的課要練習,等D老師下課時才發現已經超過時間來不及進去練習了,真是令人惋惜。

後來W跟我說那天N老師的課只有9位同學參加,而且老師還問到我怎麼沒來?~老師我有去啦,含淚站在門外看你們練習啦。

暖呼呼的身體在走出會館後沒多久就被冷颼颼的寒風給吹熄了,幸福真是來的艱難去的容易阿。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