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愛走路,也很能走,平均半年走壞3雙平底鞋,平均一天最少走上40分鐘的路程。走路速度雖不敢號稱第一,但確實是我們家走最快的人。

關於我的“愛走路、能走路”,歸咎起來主要原因很簡單就在於我是在台北討生活的窮苦人家。台北居大不易,沒有雄厚的財力根本住不起台北“市”這點應該有很多人跟我有一樣的感嘆“全世界大都市應該都有這樣的問題”。

大學畢業那幾年為了工作方便,我跟Hui租屋在中永和地帶,其實我們都不是很喜歡這個區域,發生了許多租屋問題之後,就轉搬到媲美“蘭若寺”的宿舍,住了近2年恐怖宿舍後,終於搬到“正常”的宿舍,接著我又流轉到淡水去,不得不流轉到淡水,中永和房價已比美台北市。不斷地搬家好像變成了一種宿命,原以為淡水將會是我搬家史的最後一頁,進駐淡水時,我狠下心買了詩肯柚木床、柚木衣櫃。

為了適應淡水的生活,我過了一段極為痛苦的適應期,從剛開始的抱怨淡水的交通,一大早爬起床,帶著嚴重的起床氣搭車,搭車永遠都要搶座位,晚上疲憊的要死,還要走上15分鐘的時間才能回到溫暖的家,假日要忍受樓下籃球場的吵雜聲音,到現在的漸漸習慣。因為習慣,我沒想過要搬家,也習慣每天走路趕搭捷運的日子,原來走路變瘦都是因為生活中的逼不得已,我的生活就是不斷地走出來的。

雖然路上的狗大便偶爾使我感到不快,空中偶爾盤旋的老鷹、烏鴉卻讓我直呼驚喜,淡水成了我又愛又恨的家。直到.......

近日Hui接到宿舍有結構上的問題,計畫拆毀。Hui將要再度遷居,她說她老了,不想老是搬家,所以不考慮搬到新宿舍,但淡水的2房不足以讓我們姊弟3人居住,是以找新居變成勢必要做的事情。之前我們還偷偷期待可以搬到中永和、新店偏僻一點的地方,我們不怕冷清,就怕買不起。看了中古屋,再次證明我們一家對中古屋的興致真的不大,而且中古屋的裝潢費也不是我們可以額外負擔的起。

Hui也不知道怎麼想的,決定要去三峽看一看找一找,我壓根沒想過這個“印象中”離台北很遠很遠,好像只有牛角麵包的地方。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