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階段都會反問自己:為什麼要練習?練習的目的是什麼?

從最初的改善職業傷害肩頸痠痛、歷經了不服輸地想贏過別人。

最近很努力地練習,緊抓住每一個可以練習的時間,練習雖然仍以“體位法”為主,但有迷上“梵唱”與“冥想”的傾向。

就Ashtanga 祈禱文,每個老師都有他自己特有的唱腔,是以練習時總是有些期待老師帶領大家唱祈禱文,產生迷人的共鳴。

最近黑黑老師的課幾乎已少了帶大家梵唱,但偶爾無意之間腦海裡就像伴唱機那樣不小心就哼出了黑黑老師之前唱的。

W說那些詞都是讚美神,所以哼的時後要注意一下場合。

但我總是沒辦法控制。洗澡時不小心就哼出來了,當意識過來時真不知道應該立即跟神道歉,還是盡快洗完澡穿好衣服再跟神表達我的無心之過?

一切只能怪給黑黑老師,都怪老師之前帶領梵唱的功力太強,我的腦不自覺被烙印上那些詞跟音調。

曾聽聞有些同好在冥想練習中不知道要想啥,但我卻不怎麼有這方面的困擾,每次課程中冥想的部分總讓我雞皮疙瘩。

那種跟飄月看鬼片的冷涼感迥異,感覺皮膚上每個毛細孔都睜開了。

(不知道敷黑面膜拔粉刺時進行冥想粉刺會不會更容易被拔出來?)

或許想像力豐富的人可以很快地進入老師引導的冥想課程吧?就像有些人就是不懂“奇幻文學”有啥好看的,但有些人就是迷的要死。

最近對於練習有了新的感覺:所謂的“連結(yoga的本意)”讓我認識自己跟週遭世界的關連、及身體的自己的對話。

是否也可以說是我跟瑜珈之間宛如販毒者跟吸毒者的連結,雖然有時上課前有些掙扎,但總還是乖乖地即時趕到,這能說不是一種癮嗎?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