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所的老師來來去去,2月起正式由T老師接手。

T老師是誰呢?其實我不知道,我只知道2個月反覆翹課的結果就是好不容易練的還可以的後彎,則是退步到完全不行了,更慘的事還不僅僅是後彎這檔事。

愕然地發現我將第一級順序完全忘光,連拜日式A跟B都有點紊亂。人家張無忌當年跟張三丰學太極劍也當場忘光光,同樣都是忘光光,結果卻相差甚遠。

搭車到教室的路途中反覆看著圖卡回想,可我一直都不是臨時抱佛腳的咖,忐忑不安進教室後發現陌生的T老師已經在教室內喝茶(第一次看到老師帶了瓶瓶罐罐,不斷灌水的。)。

忘光了第一級又跟T老師一點都不熟的情況下真的緊張異常,一邊偷瞄別人的動作,一邊想著老師會不會覺得我很遜想折斷我的腳。

到了“鱉”式(別人是烏龜,我一直覺得我做的很像鱉)本想偷偷亂做就跳到公雞,忽爾受到T老師的敲頭攻擊,老師雖不發一語但透過手指有力敲的感覺:我知道我偷懶被老師抓包了。

認栽地讓老師把我從鱉凹成龜的過程中,分不清是因為太痛還是因為太慚愧讓我想哭。

原以為凹龜凹不成老師應該就放棄我了,不知死活地如往常般想繼續偽裝老母雞地練法把公雞給混過去。

(不知為何我對烏龜跟公雞充滿了敬意,每次一練到這就想蒙混過去!)

就在努力把雙手擠進雙盤肥到那看不到縫隙的雙腿間時,老師突然又出現了,也不知哪來借了一杯水,利用大量的水當作潤滑這才讓我好不容易把手穿進肥腿間。

說來我從沒想過有天我可以像別人那樣手穿過肥腿間還手掌托著下巴裝可愛,每次都很勉強地用手抓髮尾。

雖然凹龜沒凹成,這次老師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撐著我的背讓我的手拉到能托住下巴,手被大腿圈緊到發痛(看來我該瘦大腿了),真是一點都笑不出來。

大腿上提至上手臂上的公雞式讓我第一次覺得自己有點像一早就囂張地讓人想把它炸成鹽酥雞的公雞。

第一堂課雖然練的很糟糕,發現自己退步了不少,但也挖掘出可以進步的空間。

雖然T老師頻頻喝水,讓我有些擔心他會不會吐水,但老師調整動作一點都不馬虎,第一堂課雖然沒有跟老師有語言上的互動,然對於賣所又燃起繼續練習的慾望。

最後,T老師好像藝人聶雲,他是嚴肅板版的聶雲。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