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收到了一張讓他有些微煩躁的喜帖,因新人是他的新同事,說熟其實不怎麼熟,說生疏又沒疏離到像陌生人,交情就像荷包蛋煎到3分熟那樣的生(既不到吃起來很美味也不能說完全不能吃)。

依據年初當了一回鴕鳥的經驗,建議他:那就包個基本價託人轉送過去吧。

話說年初從別人手中輾轉收到了一張說熟也不怎麼熟宛若荷包蛋關係的喜帖,筵席時間是確定無法參加,加上年初工作量龐大霸占了所有的思緒,也就沒有特別地放在心上,至於禮金就等收到喜餅再來想好了。

等到再次想到這件事時,愕然發現筵席日期早就匆匆遠去。

說來從前都是被滷蛋、鐵蛋等級炸,加上習慣是收到餅,再來思考禮金多少的問題,哪知年初一忙加上沒收到餅提醒我這件事情,就這麼忙忘了,真是超尷尬。

雖然年後想過要不要買個禮物充當禮金補交給新人當賀禮,然筵席都過了再補禮物好像有些怪異,真是有說不出的小苦惱阿,最後只好權當一回鴕鳥埋進沙子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好了。

(人與人的關係真是複雜微妙媲美神經系統。)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