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W聊起我們彼此對食物的執著,常被說不喜歡吃東西的W,認真探究下來其實她也不是不喜歡吃東西,只是她的口味偏向小朋友,小朋友喜歡的餅乾、漢堡、汽水......這些她都愛。

偏偏大家正式聚餐都以西餐、合菜為主,對這些菜顯得意興闌珊,居然得到了不愛吃東西的盛名。

相較之下其實我算好吃一族,真正不喜歡的食物少之又少,孩提時代就跟大人搶吃苦瓜、茄子、青椒這些據說小孩都不愛的蔬菜,苦瓜封肉除了是我媽拿手料理之外,也是我最愛一道菜。

遙想當時大快朵頤著這道菜時,小小Hui皺著眉頭問我:妳不覺得很苦喔?反而讓我很疑惑為什麼會苦阿?

因為姐姐弟弟都不敢吃苦瓜,然基於老媽規定不能只挑自己喜歡的“封肉”吃而把苦瓜留給別人,當時小小Hui常常看著妹妹我享用苦瓜又吃封肉。

說來當時我還真不是個好妹妹,居然讓姐姐看我大口吃肉大碗喝湯。在此要慎重地跟Hui道歉,以後有苦瓜封肉,我會幫你吃苦瓜啦!

除了小孩子不喜歡的蔬菜我都很喜歡之外,雞眕也曾是我的最愛之一,當年還上演老媽熬雞湯,不孝女跟老爸虎視眈眈搶雞眕的戲碼。(其實老爸很是疼愛我,讓我吃居多。)

而除了對吃有很深的執迷之外,我對某些食物特定的部位也有很深的愛戀,其中直到現在我還是異常迷戀“糯米腸的前後兩端”。

還記得某年老媽買了糯米腸放入蒸鍋裡蒸熱,想給大家當晚餐。眼尖的我一發現有糯米腸忍不住在開飯前不斷打開電鍋,每開一次就抓起一條糯米腸把前後兩端“咬掉”。

當時其實內心裡隱約覺得這樣做不太好,但不知道為什麼不好,加上控制不了內心裡那股對糯米腸兩端的熱愛,所以在老媽發現前我已經將糯米腸兩端都給吃下肚。

當時還想其實我對其他人很好了,至少有把糯迷腸米飯飽滿花生多的中間留下。面對老媽的斥責,我也真的很得意弟這樣跟老媽說,結果老媽罵說:你這樣咬超不衛生,誰要吃你剩下來的中間。

最後老媽無奈地把剩下的糯米腸切片狀還是分給大家吃了。

那次老媽沒扁我,但之後我再也沒幹過這樣的事,因為我很懶地拿菜刀把糯米腸前後斷給切下來,還是用咬的比較爽快,但這樣老媽又會不高興,其實我還真懷念那天。

除了對糯米腸前後端異常的迷戀之外,對於蒸蛋我也有一套怪異的吃法─喜歡拿湯匙延著碗把蒸蛋邊緣通通吃掉。

為此我又惹怒了老媽,話說某次@叔叔來家裡做客,老媽出了一道海鮮蒸蛋,當時蒸蛋是用大碗公蒸熟上桌,結果我就拿起湯匙延著碗公把蒸蛋邊緣都挖了下來。

老媽出完菜上桌吃飯發現又生氣了,罵說:你這樣要大家怎麼吃?

老實說當時我真的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吃,我留下海鮮料豐富的中間地帶,吃掉邊邊口感較硬的部分,說來應該算孝順長輩的表現,怎麼又被罵了。

蒸蛋的吃法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懂為什麼不能這樣吃?但識時務者為俊傑這點道理我還懂,所以老媽說了算,之後我也沒敢再這樣挖蒸蛋了。

因為對於食物的執著加上老媽餐桌規定,相信我們每個人都有著不同的記憶,說來到現在我還是很不能諒解為什麼因為大姐二姐不敢吃蚵阿,後來薑絲蚵仔湯在我們家絕跡這件事情。

想當年臺灣環境污染還沒這麼嚴重,當時的蚵都超新鮮。現在雖然已經長大自己工作賺錢買得起蚵阿,但當時的那種味道早就找不回來了。徒呼負負阿。

Hui跟智應該要辦一桌好吃的蚵仔大餐彌補妹妹心中的缺憾。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