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地對自己說:瑜珈不是體操,練習不是為了參加奧運奪金牌,但要擺脫不比較的想法,其實“好難”。

聽徐醫師說我長期缺氧,讓我有些慚愧,於是開始修正麥所的練習。

這週賣所特意放慢練習速度,“吸氣”跟“吐氣”擺在第一位,呼吸亂了,就停下來調整一下,原以為這樣練習時間會拖太長,扣掉大休息的時間及中間某動作沒練,大約140分鐘完成第一級的練習。

140分鐘教室內─ 呼吸、體位法、放下執念、壓抑疑問;離開教室後的10分鐘─ 冷卻身心、放空;離開教室的最後20分鐘─ 產生一千個疑問、生氣。

 (一堂麥所課引發的感覺居然如此複雜)

最後的“生氣”似乎總是不斷地重覆上演,這週氣到忍不住淋浴捶牆壁(證明:會館的牆壁真的很厚實,捶起來讓我的手很痛,牆卻一點聲音都沒有)。

參加Ming老師的工作坊時,不懂老師對我們一早嬉鬧為什麼感到無言,建議我們把嬉鬧、說話的力氣保留下來,現在終於了解老師當時的心情。

在教室內肆意聊天大笑及更衣室大聲聊天,除了浪費自己的能量外,也影響其他同學,我以經有2次受到影響沒有完成大休息,離開教室的壞經驗。

或許是因為我把練習看的很重要,受不了把會館當成菜市場、把瑜珈當成社交還大肆嚷嚷的行為,也可能我老了不堪吵鬧。

週六露臺倒水時看到D老師在樹下靜坐,沉靜的氛圍讓人不忍發出一點腳步聲破壞這份美好。

週日一千個疑問的產生夾雜了巨大的憤怒,當時有想殺這些每次都大聲喧嘩的人。

(當負面情緒不斷產生的時候,真的建議不要再看名偵探柯南這類的動漫,會加深殺人的意念)

W線上問我一千個疑問是什麼?

一千個疑問來自練習還是不夠專心,居然瞄到別人的練習,而產生了各種情緒~

不解老師的標準在哪?

為什麼別人輕鬆完成站姿後彎?

認真跟努力似乎不如先天擁有柔軟度,近10年來第一次羨慕別人天生擁有柔軟度。

W說:一千個疑問沒有答案,就像她自己的問題也沒有答案可尋。

自我感覺良好地想:或許老師覺得我應該更深入純粹地練習第一級,所以沒有教我那些比我晚學的同學練習第二級扭轉的動作。

其實我也知道第二級的動作就現階段的我來說掌握的並不好(事實上是掌握的很差),但“愚蠢比較的想法”冒了出來卻不是我能控制的,或許這就是所謂的魔障吧。

(白癡地想或許哪天我頓悟了,就跟水滸傳裡的魯智深一樣去西方極樂了。)

這些年來,真的第一次羨慕起天生很柔軟的人,因為柔軟所以後彎、鴿式之類似乎駕輕就熟,相較之下我顯得愚魯不堪。

學後彎的心很急、想法很怪異。

一直想著MIE老師那天的指導─保持住肚子大腿的力量手很輕地碰地,過程中偷偷想過腳外八好了,固執的心還是沒有讓身體這樣做。

 固執所以堅持不靠牆練習,對自己說幾年前都能比別人多花幾倍的時間不靠牆練倒立,那現在一定也能不靠牆練後彎吧。

140分鐘產生的1000個疑問,週二我得到了答案。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