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月因為陰瑜珈下課時間太晚了,怕夜半被陰,所以跟老師告假1個月,飄月一過,昨天再次上這堂課,人數依舊呈大爆滿狀態。

雖已提早15分鐘到教室了但還是只挑到靠牆的位置,離牆之近讓我懷疑我是來練Wall Yoga

沒想到老師這次很狠在如此地窄人稠的情況下練肩膀的延伸,果不其然我的手就推牆而練,看著隔壁同學長長的指甲在我眼前揮動,其實還挺怕會不會一個不小心眼珠子就被她畫傷了。

其實陰瑜珈對我這個硬漢來說上起課來真的有些吃力,但又不能總是練以肌耐力為主的進階課程(身體都變硬了),再痛也還是要接受練陰瑜珈這類課程的磨練,鴿式明顯有比從前重心歪歪倒倒來的改善許多。

但,有些不了為什麼這麼熱門的課程卻安排在比較小的教室,讓一夥人擠在一塊,伸展起來多少都有些忌諱。

這教室有許許多多奇妙的事情,相較之下人多卻在小教室上課好像也不頂奇怪。

末,火星人W沒約到課,本來我也有些想翹課,但為了向老師傳達W的去向我還是去上課了。

果不其然老師問起了W的下落,我很認真地跟老師說:她回火星了。(下文我沒跟老師說,老師就走掉了。)

地球人真的很奇怪,外星人說老實話,他們都採不相信之態度。

本來我還想透露火星人將在2012攻打地球的消息給老師(我還幫火星人W找了一下鋼彈哪一代火力比較強大,想聲援她),讓老師做逃難的準備,結果......他不想理我就走掉了,就不要怪學生沒有道義了。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