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跟我說他打電話去新會館約週五晚上7點的課,一開始是沒人接電話,後來接通了接電話的人員一直說是7點30分(課表上明明就是寫7點)。聽到這我還亂說:不一定我今天去上課,會發現我約的課跟本沒被上次的櫃台人員登記上的渾蛋玩笑話。

結果......飯真的能多吃(頂多變胖)但玩笑話真的不能亂說,去了會館殘酷地發現──6點30分的約課單上還真“靠腰”的少了我的名字!!!孟克的吶喊都不足以代表我內心的震撼。

真不知道是我帶賽?還是是神嘴(隨便玩笑話都變成真的)?

我很堅持我有約課(這是事實),上週五的櫃台真的是“臭娃娃哩”,是怎樣!專業性不夠之外,居然連幫學生約課的事情都做不好,我真的只有用“臭娃娃哩”來形容我內心的錯愕。

6點30分的課雖然有讓我進去上課但整個奇摩子變得很差,我對該會館人力約課變的非常不信任,開始後悔為什麼要如此草率就加入會員,僅能用師資很棒自我安慰錢沒白花。

結果一切都是我自我幻想的太好,原以為可以依賴身體自己的感覺將意識完全交給練習,然後痛快地練上一個小時,讓不爽的心情隨著汗水流出蒸發,結果那堂課居然是偏重理論的課程,一個小時的課程不斷地在練習下犬式時手跟肩膀的改變。

其實我並不排斥這樣的課,當老師的一定希望學生在練習過程中能夠正確安全地練習到位,但我實在沒有辦法在完全沒有心裡準備加上腦力早已被白天的工作耗盡的情況下,還花上一個小時不斷地做同一組動作的練習。

加上後來老師要同學們兩兩成一組互相調整偏偏這點我個人剛好非常不喜歡這樣(除非上課前就知道),大家領授老師教導的悟力不一,有些人更是無法拿捏力道,被同學調整的人感覺就像實驗室裡的白老鼠一樣,誰曉得會不會下一秒我的手就跟肩膀say goodbye?

告訴自己耐著性子,依著會館規定:課程進行中不隨意離開教室,忍過了這一堂課。下課後隨即跟櫃檯約接下來7點45分的哈達,並不是因為覺得自己加入會員所以要卯起來用課程,而是覺得悶,沒有把這股悶轉換成汗水,我想今晚我又要失眠了。

接下來的課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只能說我真的太天真,以為全世界的哈達都像行雲流水般(套用某老師的書名一下),會讓我感到快樂,下課後換會員證時櫃台人員小姐還笑問:很累吧!

唉~我有股想跳樓的衝動,第一次連上2門課程,讓我悶到想哭(一點都不累),要不是回家的路途遙遠,而伊老師的Power已經開始上課,我還真想衝進去練習。

心裡的那股悶直衝腦門,我知道今晚我不用睡了,回家的路上瘋狂發簡訊給W,回家的路上買了一包已經許久沒吃的鹽酥雞洩恨般地邊走邊啃。

一切都很臭娃娃!

附註1:臭娃娃是肥肚家最新取代國罵的代言詞。念起來很有fu,但意思不詳。

附註2:去買鹽酥雞時甘梅地瓜居然賣完了!!真是悶到了家。最後買了芋頭籤發洩,結果邊走邊吃還被芋頭碎削給嗆到。難怪媽媽說:不要邊走邊吃東西。

今早起床果不期然,失眠+鹽酥雞反噬=額上新痘痘2顆跟體重飆重了1公斤。

附註3:到底什麼時候該會館才開放會員自己線上約課阿?我真的受不了這種人力約課的不信任感了。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