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上的課居然都臨時變成了代課老師,說來真是運氣不佳阿。

不知道為啥突然約了這堂柔和流暢,可能是因為聽說老師上課會突然講冷笑話,讓我心動吧!

匆忙趕到教室同學們已經快擠爆教室了,一度我還以為我沒有位置了,幸好靠牆的角落有個空缺。

因為太多人練習一開始我還搞不清楚老師到底是哪位???

結果......同學說老師今天智齒痛找了代課老師,但老師還是有來。

代課老師個頭小小的,聽說在大型瑜珈會館P還是T教課,不知道是因為老師習慣用小蜜蜂上課,所以到這種小教室上課沒有提供小蜜蜂,聲音出奇地小聲,整堂課我幾乎都是偷看別人在幹嘛才跟著做。

就課程編排來說這堂課名符其實一個一個動作接著無比流暢,智齒痛的老師跟代課老師還不斷下場幫大家調整,智齒痛老師雖然沒有開口說話,但調整的手勢讓我覺得很到位,身體真的延伸開許多許多。

只可惜在一邊享受老師調整的同時一邊要偷瞄隔壁同學現在代課老師動作帶到哪了,有點不那麼專心。

隨著課程的進行代課老師越來越high,感覺有high過頭了,居然在側彎動作練習時飛跳起來用膝蓋壓同學的腰手順勢反方向拉住同學的手,看起來無比的粗暴,偷偷祈禱自己位置夠遠老師不會調整過來。

老師飛跳的速度驚人一下子就輪到我了,原以為我的腰從此就這麼跟骨盆說掰掰,心一驚身體宛如河岸邊的柳樹彎彎的雖然不好看,腰側地卻拉開了許多。但老師調整的動作實在太過驚人,如果可以選擇我還是希望老師可以溫柔一點。

課程最後終於在哀嚎遍地的聲音中結束,我的思緒也空空的。下課後還遇到故人,原來故人因搬家改到這教室練習,台北的天空真是小阿。

經此一課偷偷竊喜幸好之前因緣際會而錯過加入P或T會館,老師這樣教法實在讓我無福消受。

但也讓我學到了一課:真正利害的老師不用開口,光是調整就可以知道老師有多強。

可惜因為工作關係,無法再次體驗原課程老師的指導。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