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社區換了保全公司。

不知道是我年紀輕不懂事還是社區管委會的想法非一般人可以理解。

這次招標保全又採用最低標得的方式(記憶中不是都採用最適合的價錢,而非最低標。),最低標的卻省錢,但便宜有好貨的事情是可遇不可求。

新保全@順公司代替舊保全公司那晚,我就暗自感到不妙。怎麼這家公司的保全人員平均年齡感覺比我老爸還老,最慘的是體格......還一個比一個“嬌小”。

偷偷地安慰自己:人不可貌相,或許保全伯伯身懷絕技,一個是空手道冠軍一個更是氣功高手。

結果........

這幾天觀察下來,還沒看過任何一個顯過神通發過功,但我算是夜夜倘血。

從前每天晚上11點多帶點伯去恩恩尿尿時,各層樓走廊燈早已熄滅,社區外的花圃路燈更是早已入睡,我都靠眼力跟月光陪點伯渡過這他恩恩尿尿的短暫時光。

現在情況則是,每晚我順手關掉我家走廊上的燈帶著點伯下樓,在燈火通明的社區花園陪點伯上廁所。而管理員伯伯2人組則掩沒在高起的大廳接代桌上安座宛如鄉間路口土地公廟裡的土地公。

再次自我安慰,燈沒關或許是管理員伯伯貼心地怕我夜半帶點伯出門摔倒。但......看著那明亮的街燈那都是住戶們每月辛苦繳交的電費阿。挖ㄟ錢~~~~~~

寫到這Hui說要我直接跟管理員說燈應該要關掉,但我實在缺乏傷害老人的勇氣,唉~~只能告訴自己趁年輕還是多賺點錢繳電費好了。

最後,奉勸所有正在招標或是打算招標的社區,請不要採用最低標,唉~小心偷雞不著蝕把米阿。

附註:

某晚拿冬日的大衣請管理員伯伯幫我隔天拿給洗衣店(洗衣店會來收),結果......管理員伯伯說:他不會!他沒處理過這種事情。靠杯!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