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既不住在地下室,也沒有在地下室工作,但不知道為何常常做同一個夢,夢到我搬到有地下室的房子。

安靜的傍晚,昏紅的夕陽透過狹長的窗戶隱約透進屋內,仰頭只看到外頭的大樓比節異常尖聳沒入天空。

灰白的房子入眼僅有桌子以及牆角一道小門,門異常的窄小,桌子異常地大寬大。

雖然看不到期他人,感覺卻好像被注視著,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

窄小的門緊閉著,但我知道那通往地下室,卻不知道為什麼這麼肯定是地下室。

莫名的壓力督促我打開通往地下室的門,門後步下兩階樓梯,異常乾淨的空間令我呼吸困難。

角落置放了一個長型木箱,木箱內隱約透著一股冰冷。

輕拉開箱子,明知道裡面放著冰冷的屍體,但我還是顫抖地觸摸了異常慘白的屍體,

作噁的感覺湧上的喉嚨,衝離了地下室,入眼僅見一張詭異的笑臉。

驚醒

 

 

 

 

這個夢出現了很多次,最近忍不住把msn稱呼改成“地下室”。

我想每天看著地下室三個字,或許可以壯壯膽,

某夜再次光臨地下室或許我就不會那麼感到不舒服了。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