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的課好想跟大家一起練倒立喔,可是女生生理期不適宜練習,只好躺在墊子上欣賞其他同學的倒立式。

看著腿長短不一往天空沿伸,有的宛如歷經地震後的違章建築搖搖晃晃,仔細一看同學的脖子都擠壓在一起了,真不舒服。

當然也有很穩固的練習者,脖子跟背一體成形流暢的不得了。

有瑜珈之王的「倒立式」一直讓我覺得是神故意給練習者設置的魔障,因為練習者大多都會對這個動作著了迷,入了魔。

不管身體是否已經準備好了(地基穩不穩),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要努力往上灌漿。

班上只要有同學會倒立,大部分的人就不管自己能不能,死命硬跟也要做這個動作,旁觀者如我也,忍不住要為這些同學的脖子感到痠緊。

(不知道有多少練習者想過沒,倒立沒做好會怎麼樣???)

多年前我也入了魔似地發下“做到倒立式,要開桌宴請朋友”的無腦豪語。

幸而在眾多死亡方式的選項中,下意識地沒想過折斷脖子這個看起來很不舒服的方式。

(光想到「亂世佳人」郝思嘉的女兒騎馬摔斷脖子的畫面就覺得很痛)

在學會倒立之前很努力地學會“前滾翻”,就這樣練習倒地的過程中不穩就往前翻滾,翻滾的次數應該不下百次吧!

滾到都快可以演“翻滾吧!女孩版”,才漸漸很緩慢地做到倒立式,而練到穩又是另一個過程了。

雖然很想跟大家一起連倒立,但近期重新調整練習心態─“傾聽身體的需求適度的休息是必要的(老師的囑咐)”。

還是決定依循身體的狀況,幫同學可憐的脖子無聲哀嚎就好。

說來女生練瑜珈禁忌還真不少,下次誰在說瑜珈是女生的運動,我一定要拿生理期來噹這些只會耍嘴皮子的男人。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