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手上這張電子優惠票還沒退色,暖暖週日去故宮探訪「夏卡爾」。

這個特展故宮貼心地在捷運劍潭站設置了免費接駁公車,整點發車持票即可搭乘。

幸好捷運劍潭站外面就有賣咖啡提振肥油的精神,不然一早爬起來看展還真不是熬夜習慣的老人做得來事情。

以為5月看展的人應該會比較少,也不知道是因為天氣很好?還是夏卡爾太紅,看展的人還是非常的多,幸好展是在佔地廣大的故宮,空間的規劃、動線的安排都還算順暢,除了少數幾幅知名的作品擠滿了一群群聽解說的人,其他作品不難觀賞的到。所以肥油這次沒有在看展發飆,梵谷阿!真的是被歷史博物館給害了。

跟LU君觀賞夏卡爾的作品是個挺有趣的經驗,我們都不是搞藝術的人(LU君之前是搞劇場的,但是最近說要放棄這種小資階級的產物)。

看展前我們似乎都沒有收集相關資料,肥油只知道夏卡爾先生是俄國猶太人,很愛他第一任老婆蓓拉。畫面充滿了“鮮花”、“農莊會出現的生物”以及“情人”,用色上雖以藍色居多,但卻不會讓肥油感到不舒服,可能是因為他的作品主題都環繞著溫暖的愛情吧。

同樣是愛情,夏卡爾的愛情應該是暖呼呼的類型,LU君從畫作跟夏卡爾的照片研判,夏卡爾應該算是“黏踢踢”類型的男人。聽到這,肥油不免想那“席勒”是什麼樣類型的愛情畫家???

話說過多的鮮花、動物、情人讓LU君稍感不快,幸好一系列的版畫作品轉移了她的注意力,原來從前版畫套印出的作品從第1套到第100套都會有些許的色差,所以版畫作品會加上編號,這點到是很神奇。可惜現在的版畫作品,因為有電腦幫助,雖然仍有編號設置但每套顏色都一樣,感覺上不若從前的作品有趣了。

(電腦到底帶給我們什麼?這點真是值得深思。)

肥油說:夏卡爾是個幸運的藝術家,在那個百家爭鳴的時代,作品很快地獲得賞識實屬幸運阿。LU君卻覺得是因為他的作品主題可以帶給人們在那個動盪戰亂(第一、二世界大戰)一種溫暖的感覺稍撫慰了人心,所以才出名。

不管如何,肥油到是很欣賞蓓拉的髮型。(LU:妳現在就跟蓓拉的髮型差不多。)但,肥油還是覺得蓓拉的味道更濃了些,有機會來模仿她一下過過古人癮。

看完展不能免俗地買了一張明信片寄給自己,本來肥油想選「生日」,但明顯這張明信片被印壞了,不如作品那麼鮮明有感覺,小小的可惜。

美好的週日行程起於夏卡爾“黏呼呼”的愛情主題,沒想到最終卻出乎意料地結束於巧遇“某人”釣妹妹。都是愛情怎麼層級.......只能感嘆地球還真是小。

DSC05827.JPG  DSC05825.JPG  DSC05826.JPG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