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棟棟水泥屋,沒有綠地沒有樹木更沒有小巷弄的寧靜感,台北真實的世界跟吉卜力電影作品中的場景真是有令人無法接受的大反差。

「心之谷」的背景就已經夠讓我憤憤不平的了,「借物」中“翔”媽媽的老家環境更是讓人氣憤填膺,為什麼我要為了生活住在台北這個地價高東西不好吃,又一點都不自然的地方???

每次看宮崎駿的動漫後都有一股想卸甲歸田的衝動,看來其作品會促使失業率高升!

從「風之谷」、「天空之城」、「龍貓」......到最近的「借物少女艾莉緹」我始終覺得要觀賞其作品,如果不是跟很上道的伴,到不如一個人細細品味。

“單純”始終是這些作品給我感覺,不亂七八糟也不是情情愛愛,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立場,並沒有界定誰是大壞蛋,這點跟迪士尼的卡通有很大的差異,後來想想“春”其實也不是壞人啦,就像LU說的是個無知的歐巴桑罷了。

除了沒有大壞人,內容傳達了大自然、環保、反戰......之外,電影的配樂背景音樂更是令我感動到毛骨悚然。

當艾莉緹跟著她老爸展開她的第一次借物之旅時,我聽到好大的馬達聲,接著又隱約聽到很奇怪的聲音,我還以為我精神崩潰發瘋了。慢慢地發現......原來聽到的那些聲音其實是表達出小小人一族借物時到的冰箱馬達聲、時鐘的聲音......,原來看似安靜的深夜,對小小人來說其實還挺熱鬧的。

回家睡覺前我猶豫著要不要去把家裡的電器插座全拔掉,還點了一盞小小蠟燭方便小小人來我家借物,但,我猜台北大部分的地區應該都不適合小小人居住!

有很多人看了宮崎駿的作品後總喜歡編織後面的劇情,可能是大多數自行編織的結果都偏好發展成兩位主角在一起,對我來說“單純”轉換成複雜的感情有點失去原劇的味道,是以我個人並不偏好這類自行改編的結果。

拿神隱少女中的千尋跟白龍先生來說好了,回到原本的世界,千尋是人類,白龍其實算是河神吧(只是那條河很倒楣地被人類填滿蓋房子了),就算回歸到真實的世界,千尋也不可能跟白先生談戀愛吧,又不是加碼上演《聊齋》或《天師鍾馗》!!!

又例如:小小人族艾莉緹跟人類翔,除非翔遇到神仙教母把他變成拇指先生,然後翻山越嶺找到艾莉緹,希望翔的心臟負荷的了這樣長途跋涉,所以為什麼一定要有什麼結局?!

附註1:看完「借物」之後,好感嘆翔外曾祖父的特地請人打造的娃娃屋再也用不上了(附近的小小人族都遷移離開了)。

附註2:Arrietty's song的演唱者聲音好有靈性,雖然不知道歌詞是什麼意思,但越聽感覺越深層。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