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看完《春天的醜聞》、《夏夜秘密》、《那年秋天》以及肥油覺得四本中最好看的一本《冬天的惡魔》,能看完這四本要感謝展燕庭租書店,謝謝老闆幫我找到後面那兩本。

肥油對維多利亞時代、攝正王時代的英國有說不出的執著,以這兩個時代為背景的小說幾乎都看,每次看到小說描寫男女社交情形就覺得很好笑,未婚女仕絕對不能單獨跟男仕共處一個空間,不然名聲就完蛋了,還有未經他人介紹絕對不能貿然自我推介。連跳舞絕對不能在同一個舞會上跟同一個人跳超過2支的華爾滋.......反觀現代人,動不動就在公共場合親親我我,把捷運車廂當Motel,那時代繁雜的禮節反而顯得有趣許多。

話說回壁花系列,原以為柏莉琳跟衛邁克爵爺的故事《那年秋天》應該最被肥油看好,畢竟有讀者短評衛爵爺一角根本是以《傲慢與偏見》中達西為模(肥油很愛冷酷的達西先生),可是看完這本書,可能肥油才疏學淺實在不了解柏莉琳到底哪一點吸引了衛爵爺??(可能莉琳很反骨跟當時一般女性很不一樣吧)!!

原先肥油最不看好的《冬天的惡魔》居然最好看,可能因為這本書的書名實在很怪,所以不看好它,卻沒想到壁花中最經典的壁花代表─愛芬(在其他本小說的描寫中愛芬出現時幾乎都快跟家具融為一體)的故事卻最具張力。

相較於柏家姐妹的故事,愛芬跟聖文森子爵(博昕)的故事幾乎頁頁精彩,肥油喜歡博昕老是喜歡假裝自己是花花公子的樣子,博昕的表現大大的蓋過其他三本小說的男主角。

看完壁花系列之後,老實說我覺得莉莎‧克萊佩的筆法比茱莉亞‧昆恩來的成熟有趣,劇情的表現也比較好。希望Romance Age這系列可以繼續下去。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