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三叔公駕鶴西歸,親人離世原本是一件很悲傷的事情,但經過一連串子孫惡搞事件後,突然.......提到三叔公過世的事情令肥油忍不住笑了出來,三叔公在天之靈一定要知道肥油對於他的突然離開其實是感到傷悲的,只是唐家天兵太多,搞出來的事情實在太.......天兵了。

昨晚跟Hui聊到三叔公過世,Hui不改天兵本色,問了一個很丁的問題,她問:二叔公、四叔公都過世了,那怎麼沒聽說大叔公?

那個大叔公就是你阿公吧!其實也不能怪Hui問這個很丁的問題,畢竟咱們家阿公英年早逝,連肥油爹對其父都沒啥有印象,更何況是我們這些孫字輩,只是Hui接下來的問題讓人很傻眼。

她問:你確定阿公是大叔公?會不會是五叔公???這一問肥油真的猶豫了,智一上線我就問她這個問題,智說她會請阿公夜裡跟Hui說明一下他們家兄弟姊妹的關係。(智依然很壞心,多年前她也用這招嚇跑了原本要住我們家的表妹。)

原以為Hui已經是天兵級的人物,但經過阿肥這次回家的轉述,我才發現在唐家祖譜中Hui還不能稱得上是天兵之王,比她天兵的比比皆是。

例如:去參加三叔公喪禮居然有叔叔忘記“白包”這件事情,到了會場赫然發現口袋只有800元,只得到處借錢,長這麼大我真的第一次聽到會場借白包費,這個誇張級數跟Sandra婚禮沒準備婚戒有得拼。

這位叔叔的天兵也感悟了阿肥,困擾阿肥多年,阿肥為什麼這麼笨的問題,終於得到了答案,原來人蠢真的是因為遺傳!話說我們應該好好酬謝這位叔叔讓阿肥開悟了。

接著,又聽說三叔公那位“自我感覺良好”以有錢人自居的兒子,異想天開地打算效法台灣經營之神─王永慶先生的葬禮,決定借棺彰顯其有錢人的魄力。

肥油第一次聽到借棺一詞,據說依照古禮:如人過世時正逢沒有好的時辰安葬或是還沒找好風水寶地,則向其他墓地借位置,將棺木借放在隔壁,等找到適合的時間、地點在另行安葬事宜。

結果這位自我感覺良好的叔叔,就在阿祖(我們的曾曾祖父)墓地旁搭設了棚子把三叔公的棺木放在那邊,試想南部的夏天,高溫遠比台北來的熱,加上午後雷陣雨,幸好三叔公西歸了,不然就好比大熱天在蒸氣室,不死也去了半條命。

因為棺木據說要放在那邊長達2個月,附近清晨或是傍晚運動的鄰居經過無不“幹矯”,更何況隔壁鳳梨田的農夫,看來有2個月的時間沒辦法去照顧鳳梨了。

看來唐氏家族在鄉野又增加了一則傳說,想想也算是造福鄉里,增加鄉民們的知識,不然誰會知道有“借棺”這個習俗阿,只是委屈三叔公要做日光浴2個月。

總結這位叔叔也算是天兵級的人物,跟這位叔叔比起來,Hui真的是天兵界小咖。

話說,三叔公在天之靈真的要原諒這些晚輩,只能說遺傳學真的是一門很高深的學問,能把悲傷的葬禮搞成這樣的,真的只有姓唐的搞得出來。

關於借棺相關趣聞,Hui有更詳細之介紹,有興趣者請點選:http://ibooktang.pixnet.net/blog/post/10452052#comment-5830492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