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這麼大肥油都是聽說誰誰誰放學路上遇到變態叔叔(阿姨),沒想過自己會遇到。

也不是說我真的完全沒遇到過白目找死的人啦,還記得大三慕尼黑跨年就遇到一個醉醺醺的德國人掐我屁股,結果被我踢,唸在他喝醉了,意識不清,所以我僅踢他兩下。(其實是人太多,要扁他有困難度。)

後來,又曾在捷運上遇到手黏黏怪先生、路上遇到伸出手掌虛張聲勢要摸胸部的變態,但這些都在我兇狠的目光下被我擊退。也造就了我覺得應該沒有哪個變態不長眼到敢摸我。直到.........

上週五陰雨綿綿,我趕搭公車去教室練瑜珈,因254公車通常都久久才來一班,搭乘的人非常多,所以往往會有推擠的現象發生,這我早就習慣了。

但,這次254遠遠而來正好停在我前面,就在大家都搶著要擠上車時,突然肥油感覺左邊屁屁好像被摸了,我還試圖轉頭看是怎麼回事,瞄到一個年約60-70歲的阿伯緊黏在我身後,我還想可能是阿伯想擠上車,應該是不小心碰到我,就再我正如此猜想時,左邊屁屁又感覺不太對勁,是手的感覺。

這樣半疑半氣的情況下擠入公車,我想我應該要注意一下那個阿伯到底是怎麼回事,公車搖搖晃晃晃過了福和橋,又是一陣混亂,一群人趕著擠著要下車,這時這個阿伯也離開座位要下公車,我盯著他看,只見他笑的很詭異,原本提袋子的手,將袋子移到肩上,雙手又空了出來。

為了證實他到底是不小心碰到還是故意,我還特地往旁邊挪,讓走道空間變大,這位阿伯下車也不是跟著前頭的人擠,而是大多數的人都下車,他才開始挪動雙腳,他原本很可疑地往我的方向貼近,但我睜大雙眼看著他,心想他手在莫名地過來,就等著斷手。可能是我沒有畏懼的態度,這位阿伯後來就帶著勝利的笑容下車了。

事後越想越不對,我想這位阿伯的手法應該真的是標準的公車性騷擾,我當時應該不要遲疑直接大喊變態,讓他丟臉。怎麼那天我的反應會變的如此遲鈍。下次再讓我遇到,一定讓他好看。

超級討厭這種變態,要摸不會摸自己喔。媽的!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