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買到預購票開始,就殷切地盼望梵谷展來台的那一天。

友人第一天就去看展,她說很多人看展,擠的水洩不通,紀念品販售部門,等結帳的人潮如人龍,等了40分鐘才完成結帳(肥油心想:這比新光站前店週年慶買2000送200禮卷兌換排隊還久ㄟ),幸好我原本就計畫這次去看展不出手買紀念品。

週五慶幸下著毛毛細雨(我想下雨可以衝掉一些看展的人潮吧!?),卻忽略週五是許多學校校外教學喜歡安排的時間。

梵谷展的動線從歷史博物館2樓展至1樓,從最初期的創作,到後期。原以為這次歷史博物館會控管人數,展現出看展的好品質,再次證明:肥油真的好傻好天真阿!

2樓人潮洶湧,一大群一大群的團體,講解的老師在畫作旁講的口沫橫飛,前半段的人潮點頭如搗蒜,後半段的學生打情罵俏(現在學生戀愛真是高調阿。),使用語音導覽的人潮,也不甘示弱地擠進前端,大家非爭到畫作前頭不罷休,可憐了我的腳指頭,不斷被踩過來踏過去。

從2樓看展到1樓真是一段艱辛的過程,心想只要讓我看鳶尾花一眼,被踩的辛酸也就認了。當「普羅旺斯夜空的鄉間道路」展開在我的眼前,真是令我感動到雞皮都立了起來(我確定不是因為天氣冷),有股想衝上前把畫搶回家的衝動。感動跟衝動隨即被湧入的人潮給沖散殆盡。

法律有規定:看油畫欣賞藝術作品,一定要貼在作品最前面才可以體悟其精髓?!還是只有台灣人有這個習慣?!

不斷地在人潮中尋找著向日葵、鳶尾花、梵谷自畫像,可能錯過了向日葵開花的時間,向日葵沒來,鳶尾花也不見其蹤跡(回家看畫冊比較較實在),最後,把握短短幾秒鐘,跟梵谷自畫像道別,走出展場,只有一句話想說:「還~我~3~0~0~!!!」

繼慕夏、楓丹白露,再次深深地覺得歷史博物館的展場夠鳥。

附註1:真想對這些慕梵谷之名的人作個測驗,梵谷是哪裡人?回答法國人的,直接從歷史博物館二樓丟下樓。

附註2:媽的!以後如果我有女兒,女兒在博物館給我跟男同學親親我我,一定當場讓博物館染血,改演血腥恐怖片。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