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應該都有最害怕的東西,
小孩子都說怕鬼,
我小時候也超怕鬼,
結果爹總說:鬼不可怕,我比較怕你們遇到壞人跟蛇。
當時我一心只想著:神啊!千萬不要讓我遇到鬼,尤其是姥姥。
(真是倩女幽魂看太多!)

老家在很偏僻的地方,
四周都是鳳梨荔枝園,
每年的夏天我們家總要上演一段「喊爹殺蛇」記,
最有印象的一次就是爹跟娘外出訪友了,
結果年幼又沒有男子氣概的阿肥,
去廚房拿東西時,
發現有一尾小黄蛇在廚房,
他大叫尖叫,
我們這幾個作姊姊立刻很沒道義地飛奔到樓上,
把弟弟遠遠地甩在後頭“也不管他有沒有被蛇咬”。
然後顫抖地撥著電話,
找爹回家。

我們家只有爹有膽識跟本事面對蛇面不改色,
其他人都聞蛇色變。
我為什麼特別欣賞練劍道的男人,
因為爹就是練過劍道,
所以打蛇時就是快狠準,
一棍斃命。

經過那次小黄蛇事件後,
我對走在路上又更加小心謹慎,
有一年的夏天,
突然心血來潮,
約了娘走路去逛夜市好了,
炎熱的夏天,
真的很容易讓人失去憂患意識。
回家的路上,
暈黃的路燈,
正前方小路中間有一條彎曲的東西,
看起來像麻繩一段,
我連忙問娘那是啥?
娘兩眼昏花,
也覺得是麻繩吧?!!

娘很帶種地拿著手上用來趕野狗的藤條,
輕輕地撥了“麻繩”,
結果麻繩居然乳動了起來,
當場嚇的我花容失色,
連忙抓著娘的胳膊,
扯娘遠離那條假裝自己是麻繩的蛇,
幸好那條繩也很怕我們,
趁機就鑽進草叢不見蹤跡,
為此我還去收驚,
真是有夠恐怖的經驗。

本來以為在老家小心謹慎一點,
遇蛇機率應該就小,
我沒想過在台北除了動物園之外,
還有機會遇到蛇先生蛇小姐。

只能說我跟蛇真的太有緣了,
跟阿惠住在“蘭若寺”的日子裡,
有一次就有一條蛇不知道怎麼爬進浴室,
嚇的我拿熱水叫阿惠潑牠,
還請來警察抓蛇,
警察先生居然還嫌蛇太小條,
我都已經嚇成→
再大一點的蛇我不就要嚇到口吐白沫。

甚至後來我跟阿肥去雲南遊玩,
麗江這種高海拔的地方,
我都在路邊看到一條類似龜殼花的蛇,
嚇的我抓著阿肥飛奔,
可見麗江海拔不夠高。

後來終於搬離“蘭若寺”,
沒多久阿惠就買了淡水的房子,
住在淡水的這段日子,
我曾經只在一個下大雨的夜晚,
在離家20公尺處發現一條被車子輾斃的蛇,
當時我騎著腳踏車,
所以驚嚇度並不高,
加上我家在4樓,
蛇要爬上4樓可能需要有蛇中阿諾史瓦辛格的好體魄,
不然應該不用太過擔心。

老祖宗說:「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所言即是。
週五晚上我沒去練瑜珈,
跑去剪頭髮,
家就在50公尺外,
昏暗的街燈照應著我輕快的腳步,
突然一陣不舒服,
對!就是不舒服,
果然離我1步之近處,
一條乳動著身軀的蛇緩慢地移出,
當場我嚇到腿軟,
沒辦法思考,
藉著本能緊急停步,
後頭急駛來一輛車,
車離我非常接近,
車主沒想到我會緊急停下來,
他也煞了車,
副駕駛座的人還拉下車窗,
可能準備罵我,
只看到我一臉鐵青,
那條蛇被這一車一人驚嚇,
也轉著緩慢地乳動著身軀回去。
直到車走、蛇走,
我才有勇氣“飛奔”回家!
真是超@他媽的恐怖

看來我的身體已經自動選擇了:寧願被車撞也不要被蛇咬的自動裝置。
蛇阿蛇阿!
你可不可以離我遠一點,
你害我以後都不敢走在樹蔭下了。


以後我是不是要隨身攜帶雄黃粉啊?

    全站熱搜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