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位老師教導學生Asana時特別叮囑了“攤屍式”的練習,所有的體位法練習中,看似很好做的攤屍式才是最難的練習。

不論是進階初階的課程最後都會有至少5分鐘的時間花在這個體式中,或許當下學生覺得很無聊什麼也感受不到,但這個體式就像電腦修復功能一樣已經悄悄地開始在身體發“效”。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