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最後一夜的三峽氣溫真的超低,連續幾天的趕工壓力加上熬夜看烘焙王累積的疲累面對跨年肥油實在沒有體力安排任何活動,憑藉身體自然反應刷牙、洗澡、帶點點去上廁所,最後的印象是從燭台透射出燭光投影在漆黑的天花板上,冷醒過來已經是2011年的第一天的七點多。

就跨年夜這一晚的寧靜來說搬到三峽其實還算是個明智的決定,好久沒有這麼安靜過了,可能跨年該做的事情,和一群陌生人擠在一起倒數、和好友頂樓喝酒看火燒101、許下一堆沒有實現的願望......老實說這兩年的跨年我就跟老阿嬤一樣,沒有其他的想法,只想安安實實地睡個好覺。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