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0月初秋進入12月寒冬,體內的風能似越來越不穩定,益發敏銳的聽覺讓我益發不耐煩。

或許一開始不應該期望別人保持靜默,就不會歷經心神上的折磨。

(現在想這些也改變不了既定的過去了)

但還是感謝老師終於跟大家提出手機干擾的問題,

雖已經不敢期望有什麼改善,

但至少證明不是我精神錯亂一直聽到手機簡訊鈴響。

邁入第13天的練習,用盡力氣專注於內的練習唯一能做的。

無法掩耳,於是試著把感官回收到自己的呼吸上,

不知道這樣算不算關上耳朵,而有違老師的教導?

Kapalabhati拍打漸趨穩定而徐緩(偶還是會有斷氣之情形),

為了避免因Kapalabhati以及Uddiyana Kriya引發的熱造成大腸不通暢,

要求自己多食香蕉(還是有些不喜歡那個味道)

跟水梨(冬日食水梨真的好冷,晚上睡覺都要用油按摩小腿跟腳掌)。

萬物萬事真的很奇妙,拜水果的滋養,第13天清晨就通暢了。

但人總是喜歡無謂地挑戰自己,明知苦澀的咖啡會讓我焦躁不安,

卻還是喝下了一杯咖啡,晚上就品味著身體微癢胃鬧脾氣的苦果。

第13天情緒跟身體還真是相互輝映阿。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