輾轉聽說T老師最後一堂麥索課大哭,實在無法想像那個情形。

原本那堂課我是打算過去練習的,但前一天接到通知.....只好默默地在心裡跟老師道別。

跟T老師練習的期間正好右膝舊傷反覆復發,所以練習不像從前那樣密集。

現在回想跟T老師練習的那些日子,省話一哥對上練習時也超不愛發出聲音的安靜鬼,這段時間練習累績對話應該不到10句吧。

彼此間雖然沒什麼言語交流,最後一堂課我也沒趕上,但我想我還是會懷念老師指導的那段日子。

要忘掉也很難啦,到現在小閃電式我都還在拿頭撞地板。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