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位老師教導學生Asana時特別叮囑了“攤屍式”的練習,所有的體位法練習中,看似很好做的攤屍式才是最難的練習。

不論是進階初階的課程最後都會有至少5分鐘的時間花在這個體式中,或許當下學生覺得很無聊什麼也感受不到,但這個體式就像電腦修復功能一樣已經悄悄地開始在身體發“效”。

從前年紀輕練習的時間還淺短,不懂老師的意思,但腦海裡卻深印老師當時說的。學生駑鈍居然隨著練習時間的累績,最近才漸漸地發現“攤屍式”的必要性。

拜資訊發達關於攤屍式對“身體”的功效有很多書籍、網路均有介紹,除了安靜地讓身體休息,讓身體得到修復之外。

我更偏愛某師引導學生在這個體式中試著將意識抽離身,試著當一個旁觀者,觀照練習前後身體的改變,接著學習放下“執著”。無論今天的練習中哪裡練得好、哪又練的差強人意,都已是過去式,放下對過去的執著,關注當下此刻是重要。

可惜的有很多人不解攤屍式的重要,到了這個體式時就急忙捲墊子收東西離開教室,除了沒給自己機會學習放下的智慧外,往往大動作地離開教室也打擾了正品嘗這個體式美好的其他學員。

從前我總是很氣這群人,很想嗆他們到底懂不懂尊重老師、同學,但透過他們反思自己的行為,得到了學習不要因為別人的行為而生氣,這或許也是Yoga練習給我的另一種另類的轉化。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