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很在意別人想什麼,為什麼要這樣想。

現在已經學會不要去探究這些為什麼,不斷臆測對方一個眼神一句話這種生活實在太辛苦了。

在生命有限的情況下,時間還是花在為自己多做一點事實在些。

從前總是想很多的我,早已進化到與其花一堆時間(自己或他人)去尋求認同,倒不如事情切中要點處理掉,畢竟低效能已不符合這個時代的潮流了。

明明已經說好不要為別人無聊地揣測而感到生氣,然我的修為畢竟不夠,但比之從前氣到睡不著的情況,現在的情況也不算是沒有進步,至少大多時候我可以一笑置之。

聽到阿肥轉述老爹聽到我說友人Y去印度進修,他老人家緊張到睡不著,就怕我跑去那個新聞不斷播報有多危險的國家。

要去也要口袋有深度好嗎? 說來今年我只想去京都,壓根沒把南亞地區列入年度計畫。

老爹自己胡亂臆測結果是白白擔心了好幾天,真是又可愛又可憐。

又說來其實誰要練習、要不要付費練,單就問題提出個人的淺見。

我並不覺得一定要依我的建議來做,這就像我支持槍枝管制,但美國國會不見得會通過管制槍枝的法案。

(我猜為了龐大的槍枝利潤,這個法案就算換了N個總統,也過不了吧!)

對於練習我一直想的很單純:練習本來就是自己的事情,如果夠愛就算忙死也會排出時間去練習。

對練習激情不退,就算生病也想去練習。我是這樣的神經病,但我並不會要求大家跟我一樣瘋。

真的不需要為了淺見不同而在意,有人決定要怎麼做規範清楚就好了。

關於聚餐誰付錢,我也只是單純地提出疑問,就算是親兄弟聚餐都要事先說清楚為佳。

(找機會問問Hui,生日聚餐是不是她請我們吃??)

誰要去實在不是我想知道,但得到的回應卻讓我有些感到小不舒服。

可能是還沒完全擺脫想太多的慣性,才讓自己感到被歧視吧。

總之,臆測別人說啥真的很累,停止猜測,負面能量退散!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