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聯考後再也沒有碰物理這東西,沒想到過了十數年的今天,會因Yoga而重拾“力距”這東西。

“千金難買早知道”,錯怪老師當年辛苦鞭策不單單只為了考試上的成績了。

asana的練習雖說是99%練習只有1%的理論,黑P老師前陣子也說練習就跟春天裡的蝴蝶,該來的時候就會來,不要太執著。

練習總是會有許多的疑問,幸而我已經從“執著要練 → 練不好生氣”的泥沼中爬出了一半。

可能求生的本能不想入魔吧,讀過一本又一本的書,用比較客觀理性的態度去探究:為什麼別人可以而我不行。非“比較”之心,只是想知道身體有什麼不同。

黑P老師3月回印度的一個月中被MIE老師操練的過程,發現手掌要像老虎的爪子,從掌根、指節、指尖都是強而有力地在抓地(不是壓地而已)。

不該為了壓低身體而讓肩膀往地板的方向掉,加強手臂的力量維持“肩膀跟上背”同一水平高度加上大腿往上走的力量,才是鱷魚式。

練習可以放大生活、科學、醫學也可以縮小至極細微,asana練習為了達到“順位”+“到位”+“看起來優雅”......有種自己是雕塑家的錯覺,米開朗基羅塑大衛時的心情不知道如何?

源自古印度的Yoga與現代科學中醫醫學有很多共通之處,窮其“一生”都學不完,難怪要不斷地轉世,有很多世的時間學習,好像也不壞。

紀錄從4/1寫到5/1,該稱讚“自己終於開始慢活”,還是檢討“低效能”?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