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4日星期六應該是這一年讓我極度無奈又心酸的一天。

話說延續著週五連續工作11小時的疲憊,不甚清楚的意識憑藉著身體的本能中午時分邊走邊咀嚼著遲來的早餐─鮪魚蛋餅。

走著走著突然右眼角瞄到有隻大狗狗跟在我斜後方約1步的距離,剛開始我以為是附近商家的狗,只是剛好跟我在等綠燈過馬路。

綠燈亮起繼續往前走,那隻狗既沒有超前我搖擺而去,卻始終離我有一步之近,忍不住停下了腳步看看它到底要幹嘛?

這一駐足讓我有想哭的衝動,狗狗身上的毛幾乎因為皮膚病掉了稀稀疏疏,卻依稀可以看出非臺灣土狗。

他睜著圓潤大眼睛看著我,看著我手上的蛋餅我突然了解他為什麼一路要跟著我了。

鮪魚蛋餅內有洋蔥所以沒有把手上的蛋餅給他,想去買飯給他吃但餵飽了他這一餐卻解決不了他的下一餐下下一餐。

他似乎知道我不會把手上的蛋餅給他,於是他慢慢地轉身襤褸地走開了。

站在巷口看著他垂頭遠去的我異常地難受,手中的鮪魚蛋餅美味不再。

人因一部電影的感動、為了討女朋友歡心、為了填補自己一時的寂寞......等理由養了一條狗一隻貓。但當新鮮感不在、感動過去了、寂寞被填補了,就遺棄他們。

而這些一出生就習慣被人類飼養的動物,一旦遭到遺棄後連搶食物的能力都沒有。世界上最殘忍的是莫過於曾經以為擁有對方的愛,卻被輕易地丟棄。

經過2天的沉澱不想再抱怨人類有多麼的殘忍,驟降的氣溫不知道他會不會傻傻地不懂得要找個地方躲?

聽著Om Namo Bhagavate Vasudevaya 感受異於以往的悵然......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