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阿肥前幾天晚上騎歐兜賣回家的路上遇上那條“山麓仔”正從老家爬到對面的菜圃。

雖然從未見這位老鄰居“廬山真面目”,但光聽阿肥描述那有阿肥手臂粗的身軀,想來這位“老鄰居”近來過的還不錯吧。

回想起來不知道是畏懼虎哥在世時咬蛇英勇事蹟聲名遠播?

還是“山麓仔遁隱山林”?近幾年它比較少露臉出來嚇人了。

最多就是撿到它隨便丟棄的舊衣,而它的子孫們也不像從前那樣常常誤闖入我們家客廳廚房,讓我們哭天喊地叫老爸救命。

說來阿肥這次遇到它過小巷,幸好有緊急剎車禮讓它先過,不然真不敢想像歐兜賣會不會被它粗大的身軀給滑倒。

小時後我很怕蛇其實或多或少受到這位鄰居的影響,每次聽到大人們被它嚇到的意外,多麼希望英勇的老爸能快把它找出來打扁。

但年歲漸長我開始想或許我們還沒舉家搬遷至此時,它早已在此落地生根,趕他走似乎有些說不過去?!誰應該要走誰應該要留真是一團糾結的問題了。

不知道是受到秋天燥熱的影響還是因虎哥過世消息傳出,山麓仔再次出現,它的子孫們也跑了出來湊熱鬧。

近日年輕蛇輩不知道是笨還是故意想試探虎哥的接任者是否有虎哥當年的雄風跟膽識,居然跑到美金的床位下佔地為主。老爸看美金多天不肯回窩裡睡深覺有異這才發現它。

那天可能是初一十五老爸吃素,居然難得沒有馬上上演全武行,僅留下“咩哇葛緊早”(要活命就快走)。說來也妙,似乎聽懂老爸的話,它連包袱都沒收就快閃了。

故事到此當然不可能就這麼無聊地結束,這樣太不符合我們家的風格了。

過幾天老爸心血來潮突然又想來場火燒蔓草的運動,拿著舊報紙跟打火機走到了他平日堆雜草廢材的位置,報紙一點火塞入草堆中。

豈料從雜草堆中冒出的不只是濃煙,濃煙中還挾帶一條驚慌失措逃命的蛇。老爸看的嘖嘖稱奇,無奈地又說:“咩命葛儘早,阿某葛做三憋”(要命就快走不然就變三杯)。

聽到這我真的不知道該笑那條蛇不太聰明還是該無奈美金被這樣的蛇嚇到三過狗窩不敢進。看來要請老爸好好鍛鍊美金,不然她真以為是古代的千金小姐,別人是撲蝶她撲雀。

也希望山麓仔可以注意一下孩子們的教育,不要再耍笨了好嗎。教育可是百年基業很重要的。

 

附註:

其實我也不知道那條身胖有阿肥手臂粗的蛇是不是俗稱山麓仔的“南蛇”,但聽老媽看過的描述應該八九不離十。

仔細算來它年紀應該也不小了,從我們搬來的第一年老媽就遇上過一次。

20幾年來周圍的農田漸漸被房舍道路取代,真不知道它老人家有沒有考慮搬到更偏遠的地方去?

那個其實我也不是趕它啦,雖然不像小時後那樣怕蛇,但我還是很擔心不小心踩著。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