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得到阿茲海默症之前我想我永遠都會記得那杯大榕樹下7-11熱拿鐵帶來的苦澀滋味。

接觸瑜珈前我跟刺蝟差不多,看啥都不滿、對誰都沒耐性,自以為地球是繞著我再轉。

當被主管謝老大上班時間約去大榕樹下時還真的滿頭霧水,不懂謝老大怎麼有閒情逸致去樹下喝咖啡?

呆呆地從謝老大手中接過拿鐵,老大一貫平穩地詢問了我最近的工作進度,淡淡地談到了別人投訴我態度不佳......

謝老大沒有口出惡言,甚至還說被投訴不完全是我有問題,有些人就是不了解狀況,但與人接洽時態度有時候其實應該可以更親切一點..........

相較於手上那杯漸涼的拿鐵,我的雙頰滾燙,羞憤地只想挖土把自己埋起來。

後來戒掉了拿鐵這東西或多或少跟那天的記憶有關係。

雖然我總是不正經地說:老大!我不想再喝您特製免錢的嘎逼了,但對於那天其實我心懷著感謝。

年輕氣盛的心、自大莫名的驕傲,縱使知道自己態度不佳,但如果那天謝老大跟某些自以為是的豬頭一樣批頭就臭罵我一頓,我想我應該會“見笑轉生氣”死都不承認自己態度很差。

說來謝老大了好修為再次地證明我的眼光還真不賴,第一次看到她就覺得這個射手女不光外表長的好,散發出來的氣也不同於一般人阿。(喂~~話題怎麼扯到這來了)

最近我在思考“墊子外的瑜珈”常想起這件往事,從前我真的常常造口業,看不順眼的也罵、總覺得世界上我最厲害,別人蠢笨至極,每天不下數十次地咒罵別人。

不論是誰都沒有肆意地批評別人說別人蠢笨的權利才是。想來當時真的負面能量太強,造成週圍的人很不舒服吧,難怪Hui常常不想跟我說話。

說來能輕易就說別人蠢笨的人其實才是真正的笨蛋吧,慶幸歷經這些年的磨練,我應該已經跟真正的笨蛋拉開了一點距離。

從墊子內練ASANA進而推想墊子外的瑜珈世界,這或許是下個“一”的主要練習課題(瑜珈練習以10年為一個單位)。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