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不見邪惡,我聽不見邪惡。

唯有閉上雙眼,這裡才恍然是我錯覺的伊甸。

image  

坐上這輛車,妳們將前往「新世界」──

蜜拉以為,到了美國,她的人生就會有所不同,
卻沒想到,迎接她的,竟是謊言與無法回頭的命運。

當那些男人一次又一次地,戳刺蜜拉的身體,她唯一的念頭,只有死。
但她知道,自己必須活著,忘卻恐懼,只依靠著仇恨,活下去。

原來,生與死可以如此接近。

在此之前,莫拉從未想過,直到,那個無名女子在停屍間裡復活。

她是誰?為何如此驚慌?甚至,和同夥用槍脅持了即將臨盆的瑞卓利警官……

為了拯救摯愛的妻子瑞卓利,聯邦探員嘉柏瑞決定獨自和匪徒們談判,警方卻不顧一切採取了攻堅行動!

在炮火與鮮血飛濺之中,女子在瑞卓利的耳畔留下了最後的訊息……

「蜜拉,蜜拉知道。」

(圖及上述介紹取自博客來)

..................................................................................................................................................我是分隔線

對許多貧窮的地方的人來說或許美國就是他們以為的伊甸園(樂園),到了美國人人都有機會麻雀變鳳凰。

從書名、封面到背後簡介,就算沒有史蒂芬‧金的推薦,我還是會借回家看。

劇情再加入了珍為人母的過程及心境上的矛盾衝擊以及嘉柏瑞保護妻女的寫實行動,可能時因為嘉柏瑞跟珍之間的溫暖沖淡了一點點蜜拉所遭遇的晦暗,相較之下總覺得比《龍紋身的女孩》還要好看。

但從停不下翻頁的手到看完最後一頁後的激動,再再證明《漂離的伊甸》真的一點都不適合睡前閱讀。明知這是個不完美的世界不論在哪都有著黑暗的角落,一直以為黑暗離我們很遠很遠,對這些莫不關心。

讀完《漂》的週四夜本來想好好地大睡一覺,雖然身體疲憊不堪,但腦袋裡的瞌睡蟲卻早已被人口走私、謀殺、陰謀以及最後蜜拉與安雅再度相遇給震撼地一乾二淨。

週四夜注定要失眠!連日來的失眠導致眼睛疲澀,導致《骸骨花園》閱度進度嚴重落後,週日真的有些不想去上麥課,頂著腫癢的雙眼練八支,還真難找到凝視點。

幸好......呼吸沒有間斷,看來沒有把L老師的教導全部還給老師,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唯不知道何時可以擺脫頭昏眼痠,真想快一點好好拜讀《骸骨花園》。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