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到鶯歌到底有多近呢?住在三峽快2年了,我其實一直以為兩地相差甚遠,真的是井底之蛙。

屢屢看著公車開往鶯歌,我都會想這台車要開多久才會到鶯歌阿?

終於在Hui積極邀約下,讓我找見識到鶯歌的美好也讓我了解到Hui的眼睛只容得下“數字”級的公車,其他非數字公車一概都不是公車。

烈日曝曬的早晨,跟著Hui晃到公車站牌等候“三鶯線”公車,說來這台低底盤公車開通以來,好像都沒有什麼人搭乘。其實是我猜錯了。

搭這台車的人還真不少,有人從三峽搭往鶯歌、有人從鶯歌搭往土城,不論路程長短都僅要15元一段票。真的有夠划算。

因三鶯線車班不少(其實是鶯歌行經三峽到土城,再從土城行經三峽回到鶯歌),我們很快就搭上車。

Hui一開始還問我哪下車?跟妹妹偶出門需要擔心哪下車這種問題嗎?

雖然我沒有仔細查鶯歌阿婆壽司的位置,但我想阿婆壽司這麼有名,大不了上車後問人,一定會問到的。

三鶯線行經“鐵橋下”後,立刻就發現阿婆壽司誇張的黃色招牌懸掛在半空中,當下很得意地指揮小婁樓Hui準備下車。

再次聲明:跟妹妹偶出門在哪下車從來就不是問題。

阿婆壽司地確就跟傳說中那樣3層樓店面,但客人卻不似傳說中那麼多人。會熱的半死的清早跑來吃壽司的不是阿婆的鄰居就是像我們這種腦袋有問題的姐妹吧。

人少有人少的優閒,沒人跟我們搶關東煮(靠!關東煮有僅有巨版黑輪跟苦瓜封肉可以吃,其它還在煮熟過程中)。

而因為擔心壽司難吃,我先挑了小盒由豆皮跟海苔壽司組成的綜合,最後Hui點了紅槽肉跟味增湯。

看似不多的份量,我卻吃的極撐。我其實不是Hui的妹妹,是Hui的母豬。她覺得不好吃的或吃不下的都吃進我的肚子裡了。

其實對於阿婆壽司我有說不出的感謝,雖然不是很精緻的食物,但現在哪有40元的壽司還能有這樣的水準。

一想到上次被某女明星開的日本店那家酸噁到讓我難忘的壽司米,就有跪下來叩謝阿婆的衝動。

15元黑輪更是一絕,現在去哪找只要花15元就可以吃到宛如炸熱狗那樣大小的黑輪?!

至於紅槽肉就有點普通,沾醬吃還過鹹。

加了很多傳統豆腐的味增湯單喝湯有些甜,如果搭配豆腐一起喝就嘟嘟好,好久沒喝到這麼好喝的味增湯了。

吃撐了的我本來想就這樣搭車,肚子好久沒這麼撐了,Hui當然不可能這麼輕易就打道回府。

就在附近逛逛,發現了包子饅頭店,還買了饅頭,發現了菜市場買了鳳梨木瓜跟番茄。

幸好彰鶯肉圓中午才開店,不然我的肚子應該就撐爆了。

回去的路上其實不是很順,Hui想去陶瓷博物館看看,我則有事必須先走,只好一個人頂著烈日流著汗在塵土飛揚的大馬路上找公車站牌。

走到最後實在忍不住撥了電話給Hui請她幫忙看一下陶瓷博物館外有無三鶯線可搭,結果原來沒有數字的公車均入不了Hui的大眼睛。

末,原來Hui覺得阿婆壽司其實不怎麼樣,結果被我狠狠地教訓了一頓,物價飛揚的時代,去哪找這麼佛心的餐點了(有啦!開心農場)。

就連上夜市,也是要花上百才能填飽肚子,對於阿婆壽司我有說不盡的感恩。

附註:阿婆壽司附近的市場賣的水果物美價廉喔!好好粗!三峽@大附近的發財車賣的水果真的不能跟他比。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