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不要浪費時間跟豬吵架;也有人說要像聖嚴法師說的那樣:面對它、接受它 、處理它 、放下它。

其實這些我都懂,但要態度輕鬆地嚥下那一口氣真的很難。

跟自我感覺良好又自以為大家都跟她一樣的白癡共事,是極度危害身體健康的事情。

但跟這樣的白癡既沒有共事卻還被她誣賴是極度戕害精神的不幸。

尤其是在我已經忍下很多次她的誣賴之後,此“珠”還把我當軟柿子,真的徹底引發我為了修行而刻意隱匿多時的好戰之心。

吃素真的不代表我心地善良能讓人欺,是什麼讓“珠”覺得我好欺呢?我很想問問。

說來大家出來工作不就是混口飯吃,但老實說這口飯其實在大環境的改變下已經變得不好混。

但怎麼會有單位還養著不肯學、不做事,每天出包掉文就趕緊找人賴的咖?

到處賴,賴到的單位人員無不生氣,聽說還有人曾發飆打電話飆她。但她好像一點都不懂人家再飆啥?

忍了這麼多次被她誣賴,最後也都證明文不是沒有經過我的手,就是早已傳送給她是她自己搞丟的。

週三下午發生那件又想亂賴找替死鬼的事情後,我真的忍不下去了。

為什麼好好做事的人,硬要被賴。她算個什麼咖!如果是主管也就算了,偏偏什麼都不是。

主管終於同意我用個人名義發信表達不滿,並副本給此珠主管。

獲得此同意當場真的有感動到想哭,我終於可以申訴我的不滿。

花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打了一封不歇斯底里很理性的信給此“珠”。

照常理判斷該主管收到副本後應該會知道該單位之“珠”種種作為已帶給其他單位許多困擾跟無奈。

沒想到今天收到此珠的回信,同樣地又是使用了N次的“我不是故意的”。

(忍不住飆國罵:幹!妳不是故意,妳是很有意。)

與其要回這種沒有誠意沒有反省的回覆倒不如不要回覆。

同事們安慰我就當做是神給我的考驗好了,不要理她。

但一想到不知道哪天又要被她誣賴,我就忍不住火大。

後聽聞她還在自己單位到處宣傳我寫給她一封“好好笑”的信,再度讓我想飆國罵。

到底是什麼樣的腦袋,會覺得那封信很好笑。

我猜那顆腦裝的應該已經不是大便,大便至少還有些養分。

親愛的神啊!我想問這個考驗何時了解。

這兩天氣到食慾盡失,結果還沒有變瘦。無奈~~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