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1日那天老師要我以後多練Pasha時,只有一個感覺:又是一個看似容易但對我來說卻很難的練習。

(蹲不穩只能仰賴老師的雙腿抵著我的背完成練習。)

just practice 從何時開始麥課產生這樣的念頭?現在練不好那就把握每次練習機會多練幾次,畢竟我不是那種天天都能練麥課的幸運咖。

而且麥課本來就是練自己的,老師也沒規定每個ASANA我只能練一次,到了Pasha最少都要練2次。

從蹲不穩雙手互抓不著,現在總算蹲的穩,軀幹離大扭轉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但不多想不多廢話就練習吧。

當被問及有沒有想過“老師是覺得我的程度可以了”還是因為“離下課時間還有一段距離”所以增加新的ASANA要我練習這個問題時,我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所有麥課的老師應該沒有一位會因為學生練習速度快,離下課時間還有一些時間而增加新的ASANA讓學生消磨時間吧!?

相反地應該有那種因學生練的速度快但動作不確實而要求學生重練再練的老師吧。

老師要求我多練習Pasha後,對老師的觀察力有著滿滿的敬佩。雖第一級還有很多地方有進步的空間,但比起半年前邊練邊喘,後半段因體力不堪負合而亂做。

現在的練習狀況真的好很多,體力上也有明顯的長進,Pasha看似簡單地蹲姿扭轉,卻因為重心不穩讓我消耗掉更多的體力。

平時其實須要在極度安靜的環境下才能進行大休息,那天的大休息算是首次真的放掉全身的力量,放下五感,進入另外一個空間的感覺,惜這樣的經歷就那麼一次。

或許有很多人對於Pasha這個體位法練的不好,老師卻還要我接著開始練習Krouncha有很大的疑惑?

我沒想過為什麼,但隱約感覺或許老師是藉由這2個體位法要我多練習我還有待加強的扭轉及跳躍。

察知我欠缺而增加了其他的練習,或許這就是目前老師指導我的練習方式。

一種米出養幾千幾百種人,一套系統也因為幾千幾百種人而有幾千幾百種練法。─── 我是這樣覺得的

九戒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